084 牢笼(1 / 3)

人活在世上,总是要被别人管着。

小时候有老爸老妈管,上学了有老师管,工作了有老板管。

老爸老妈可能不止一个孩子,老师、老板更不可能只有一个学生、一名员工。而资源就那么多,不是给你多点就是给他多点,不太容易做到一碗水端平。

竞争,由此而来。

当然,如果你愿意,也可以把自己说的卑微一点,叫争宠,争相在某个能给你好处的人面前献媚、邀功,以期获得更多的好处。

跟哈巴狗见了主人,就撒欢地摇尾巴一样。

“好儿子,你说这话,是不是皮痒痒了?”

上阳宫的一处密室,墨言对自己的逆子墨知正在进行思想和身体的教育。

“阿爸,您的所作所为不就是争宠吗?”

墨知才不怕老爸的武德昌盛呢,转到冶炼炉的另一侧,接续嘲讽:“虽然李余那家伙卑鄙无耻、无耻下流,品格上一无是处,但他对咱们有知遇之恩,还指点咱们搞研究。没他的指点,咱们说不定还被禁锢在祖宗的那一套里。做人,难道不应该讲点忠义吗?”

“你懂个屁!”

老墨徒劳地追了两圈,放弃了,嘴上却不认输:“忠义,那是儒家那些魂淡糊弄别人的说法,咱们家从来不讲究这个!”

墨家讲究什么呢?

兼爱、非攻、节用、明鬼、天志,但老祖宗也没说让我们当一个趋炎附势、忘恩负义的小人啊?

“你懂什么?咱们这不叫趋炎附势,更不是忘恩负义——虽然李余对咱们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指点。咱们把研究出来的成果交给李余,不是在帮他,而是在害他!”

“是吗?”墨知有点不相信。

“你想想,这千里镜可用于刺探军情,火硝更可攻城略地、开山裂石。这样的东西,天后能放心交到别人手里吗?所以,看起来咱们是越过了李余,实则是把他撇清了干系,对他很有好处的呀!”

一个技术人员,不好好此专心搞研发,反而去掺和起了政治,是聪明还是愚蠢?

也许,每个技术人员都有一颗当ceo的心?

“不听了!没劲!”李余愤愤地盖住了听筒,离开了监控室。

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。

将来我还打算带领你墨家征战五湖四海,维护世界和平呢,结果竟培养出来个二五仔?

“不高兴了?觉得自己看错人了?”屋外的天后,一生见过无数的背叛和欺骗,对这种小儿科根本不在乎,反而还有心情看李余的笑话。

“其实,老墨说的也有道理,不是吗?”李余直勾勾地看着天后反问道。

国之重器,不可轻易示人,更不可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。

“道理是这么个道理,但墨家终究没真正统领过天下,气量还是狭窄了些。”天后静静地看着夕阳,“朕从来没觉得一两件武器能改变什么,哪怕那个火硝真有那么大的威力,朕也不惧!”

“这天下,终归靠的还是人心!”天后淡淡地笑着,回身指着东边,“西隔城里有个九州池,里面豢养着各地进贡来的珍奇鸟兽,其中不乏狮虎一类的猛兽。猛兽爪牙虽利,一个铁笼子就能制服。不是吗?”

“孙儿明白了。”

天后意味深长地笑了:“不,你还不明白!来人,传朕旨意,墨家巨子墨言研制得力,深得朕心,擢升为将作大匠,宫中行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我当山神那些年(美食向) 医梦缘 抗战之猛将召唤马耀文魏和尚 暮雪纷飞 饴餹 划痕 陈牧柳如婉 林墨秦若彤 寻迹 茶馆的人间小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