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.(1 / 2)

“你怎么知道?”左涵一听,惊讶地反问。

“那你的中间名字是不是叫‘阳’?”她没有回答。

“对!你又怎么知道的,我和丹榕都有一个中间名字阳,我们就是因为这个同样的中间名字成了好朋友,也是因为这个老师和家人为了分辨,改叫我们的第一个名字。”

果然如此,管汐微微一笑。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默默地从他身边走了出去。留下目瞪口呆的左涵愣在原地,不解地望着她的背影。

生活真是可笑!

原来,再见我们已不相识,一切需要从头开始。

原来,记忆中的那个男孩只不过是自己心中的执念罢了,十年的时光早就改变了一切。

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心情杂乱的管汐抓起小笛就走。

“老奶奶再见!”

一天相处下来,小笛对老太太已经改变了态度,恋恋不舍地挥手告别。

“人呢?”

上了个厕所出来的左涵和丹榕,没找到管汐和小笛,相继问奶奶。

“回去了。”老太太回答。

“回去了?招呼也不打,这是怎么了?”左涵纳闷地看着兄弟。

“我怎么知道。”丹榕没好气地回答。

兴致全无的两人,也讪讪地起身跟奶奶告别。

一路上,丹榕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管汐的脸,想起她看着照片沉思的模样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可又不知道哪里.....

见他魂不守舍地开着车,左涵忍无可忍地叫他停在路边,“还是我来开吧,你这幅模样不会是也喜欢管汐吧!”

见他没有吱声,又接着说:“不过,提醒你一句,我可不会拱手相让。”

“谁要你让!”丹榕没好气地吼道。

哟!今天吃错药啦。

而那边,拉着小笛回家后,管汐就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。师娘看在眼里,偷偷把一个信封塞在她的背包里,找了个理由让她提前回去。

管汐不想回公寓,来找唐宁。

“埃利亚斯呢?”

见她一个人坐在落地窗前拉大提琴,曲调激昂,房间里充满了忧伤的气息。

“今天已经回英国了,早上还跟你说过?”唐宁头也不抬地继续拉着。

以往那专注的神情每次都能让人看得心情澎湃,可今天她却心神不宁地往旁边地上一坐,静静地依偎到她身上。

拉完一曲,唐宁才再次开口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我找到他了。”管汐波澜无惊地回答。

“谁?”她一时莫不着头脑......

突然灵感一现,惊叫起来:“你说的是那个曾经陪伴了你三年时光的德国男孩。”

“对!”

“他在哪儿?你怎么找到的?他现在长什么样子?帅吗?还认得你吗?”顿时精神抖擞,一口气问了一连串。

见她急不可耐的模样,管汐苦笑了一下,“你最近刚见过。”

“什么?谁呀?”好奇心更重了。

刚见过?在脑子里搜索了一圈,最近刚见过的无非是左涵和丹榕医生,难道说是他们其中一位?那会是谁呢?听她以前描述应该是.......

“左涵?”

她点点头。

“真的是他?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!你是怎么知道是他的?”唐宁迫不及待地等着闺蜜告诉自己经过,想到她这两年多来,一直在找他,现在终于找到了.....

可是......可是她为什么一副心事重重的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自闭少年的封闭青春 救命!钓系反派每天追着我撕马甲 恋综神秘嘉宾是电竞大神 赘婿芳华 错玉缘 离婚后前妻成了亿万首富 开荒种田:农门辣妻有空间 穿书后,我刷错了反派的好感度 快来人,有刺客! 继承魔法屋后,我娇养了反派大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