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凡人的身份(1 / 3)

第二天一大早,月香是在自己的床榻上醒来的,坐起身来一看,自己和衣而卧,带血的床品都被换了下来,自己正盖着一床崭新的刺绣软被。

屋内空无一人,就连那个沐浴桶也没了踪影,好似只是过了一个寻常的夜晚,没有任何事发生。

昨夜,月香出去后,就一直在凉棚下望着月色发呆,思考了一会儿寄山的伤势,又计划了一会儿自己早点摊子的生意。谁料想着想着,许是顶不过劳累,不知何时就意识渐去,睡迷在藤椅上。

记挂着寄山,简单收拾一下来到院子里,发现那人着了一身靛蓝长衣,长发高竖,正站在小池塘旁边喂鱼呢。

清晨寒气未褪,月香拢了拢衣服,打趣道:“昨夜沐浴可还舒服?”

寄山听到月香的脚步声,将手里的鱼食全数撒在了水面上,引得鱼儿蜂拥而上,一个个大张着嘴去抢夺鱼食。他拍了拍手掌心的残余,起身走向月香的方向。

“水温甚是合适,多谢月香姑娘相助。”

眉宇间依旧是那片淡然与从容,月香想起他昨晚嘟囔着冷的耍赖模样,与现在判若两人,不免失笑道:

“那你可记得昨晚在我房里都做了什么?”

“昨夜受了伤,只记得姑娘给我打来沐浴的热水就离开了。”

寄山说这话的时候,她紧紧盯着他的面部表情,试图捕捉哪怕一点羞赧和窘迫,但一无所获。

不是他真的忘了,就是他老蛇巨猾,在这跟自己装傻充愣。

寄山似乎被盯得有些不自在,下巴微扬,换了更为轻快的口气:“为了感谢姑娘昨夜救命之恩,特地做了早饭,请姑娘慢用。”

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凉棚下的小方桌上,果然摆了几个碟子,上方蒸腾着热气。

哼,我救你命,就拿一顿早饭打发我,可真会算账。

月香斜斜瞥了他一眼,径直走到方桌旁坐下,端详起桌上的饭菜来。

自己面前摆了一碗清粥,白米已经炖得软烂浓稠,旁边配了一小碟芥菜头,酱色浓郁,用来下粥最合适不过了。桌上还有一个圆碟,并排码了四根小油条,这油条与月香在自己的世界吃过的差不多少,只是这里的更加短小些。

寄山也入了座,拾起腕边的竹筷,先给月香夹了一根小油条放在月香这边的空碟子上。

“尝尝,我一大早去买的。”

又顿了顿,接着补充道:“不是德仙楼,看看这家合不合你的口味?”

又提德仙楼的事,月香心里不禁回忆起那碗鸡丝凉面惹出的囧事。不过自己只是不喜欢鸡丝凉面那一道菜而已,他就为自己直接排除了那一家所有的吃食,也算是有些极端。

她夹起油条咬了一口:“味道还可以。”又去喝粥,入口清甜,米香醇厚,“这粥也是在那家买的?”

寄山摇头,颇有些得意道:“粥是我下厨熬的。”

月香刚想夸赞,一听是他自己做的,便只说了句不错,又低头接着喝了一口粥收住了话头。

男人下厨是好事,但不过是区区小粥,切不可夸得他上了天。

二人安静吃了一会儿,见盘碗空得差不多了,月香放下筷子,端坐起身来望着寄山。昨晚发生一连串莫名其妙的事,不给个解释是蒙混不过去的。

“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?你怎么受伤了?你不让我出门,但我看到门外过去好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我当山神那些年(美食向) 医梦缘 抗战之猛将召唤马耀文魏和尚 暮雪纷飞 饴餹 划痕 陈牧柳如婉 林墨秦若彤 寻迹 茶馆的人间小记